🌸樱井十一

追随Arashi的第二个年头

心存反骨,内敛锋芒

面包和鱼竿:

明明什么话都说不出,却还是想写写樱井翔这个人。


他是a团里我第一个喜欢上的人,虽然没有变成红担,但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他也是我的执念。


比起nino身上糅杂的孤独与柔软这样难以概述的特质,形容sho酱反而成了件简单的事。


尖锐的,傲然的,耀眼的。


那五个人都能将dazzling这个词语诠释得淋漓尽致,但其中最为锐利的锋芒,一定是sho酱散发出来的。


他不是个不懂得世故圆滑的人,但更多的时候,他是不愿意。


不愿放下自己的傲气,不愿将就,不愿为了世界去变成一个不喜欢的自己。


尽管他为了这份不愿意受了太多太多的辛苦,但他终究还是做到了。这个人想要的,不一定会得到,但他一定会在争取时毫无保留。


「请勉励到死吧,反正也不会真的死。」我不知道他曾抱着怎样的心性才能说出这种将自我压到最低,孤注一掷的话来。


但无疑那个曾经坐在深夜的新干线里边打着哈欠边看着书,一个星期睡眠不超过八个小时的小豆丁,一直未曾在岁月中失却。


我遇见过他。


就算过了很久,还是想带着骄傲与遗憾讲讲这句话。


那时候我还不是个饭,只是在邻居的安利下对他有个模糊的印象。


「啊,这人是樱井翔」的程度。


但我在拥挤的奥运会场却一眼就认出了算得上身形瘦弱的他。 


他穿着白衬衫,手里紧握着麦克风,艰难地想挤过拥挤的人潮。


他离我仅一人的距离,我却未曾想过喊住他,只是愣愣地看着。


我爸问我怎么了。


我指着他对我爸说「爸,那是樱井翔。」


「那是谁?」


我的回答我已经记不清了,大概只是日本明星之类的敷衍答案。


但我现在大概可以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了。


那是我的人生导师,那是我的远方。


那时才二年级,全然不知道自己酿成了一次怎样的错过,导致我一直对那个零八年还未完全成熟的清瘦少年抱着莫大的执念。


但是我大概已经没有回到过去弥补遗憾的想法了,能与那个少年相遇这件事情,本身已经我穷尽一生的幸运。


要说樱井翔还有什么让我执念,那可能就是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样子。


摘下耳环,染回黑发,却还是好好地留着自己的反骨与锋芒的样子。


08国立making的时候nino对他说「翔酱啊,是那种杀死别人也可以被判正当防卫的人。」


我因为这句话稍微讶异了一下。


讶异nino评价的精准犀利,却对这个评价本身毫无意外。


他本是这样锋芒毕露的人。


夏威夷15周年告白的时候,他坐在那里,皱着眉头问着「关系好可以成为卖点吗?」这样的话。


他甚至透露出曾经想扭转这种看法的态度。


看,他是这样高傲的人。


虽然这个想法因心中的柔软而无疾而终,但他还是尖锐地表现了那个不屑倚靠外物的自己。


就像他说过的,不想被人说成樱井俊的儿子,不想被人说成庆应的樱井翔。


他不是靠着这些走到今天的,他只是他自己。


虽然番组上他表现得搞笑甚至有些笨拙,表情包遍布大江南北,但还是奇怪地觉得,这也是他精明的表现。


恰到好处的笨拙是聪明人才做得来的事。


之前连刷六场国立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鞠躬感谢的时候他总是背留得最高的那个。


仍是规规矩矩的九十度,仍是饱含着感激之情的话语,仍是我所为之心动的温柔。


他却还是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一丝倔强。


他来不及藏好亦不需要掩饰的倔强。


偶尔会觉得生活里的他是个有疏离感的人。


待人待事温和有理,礼节周到。或许很多人被他骨子里的良好教养所迷惑,但真正能走进他心里被他所认可的人很少,他也乐得这种少。


毕竟,这也是他的骄傲。


他在镜头里可以是个励志的偶像,生活中却不一定要是个温暖的人。


我自以为是地想要剖析他,却发现自己还是看不懂这个简单却又复杂得让我心生敬畏的男人。


不过,也不需要。


只要相信那都是樱井翔就好了。


不论是可爱的小豆丁还是暴烈的脐环少年,不论是爱吃荞麦面的樱井仓鼠还是精明干练的黑发主播。


他都是全世界仅此一个的樱井翔。


是我重要的宝物。


翔君,我喜欢你。


就算说了很多次,还是想这么说。 


————


今天在医院排队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些。


原文还有一段提到毕业典礼,最后还是决定删掉了。


终究还是觉得,那个人咬着牙红着眼也不会在外人面前露出怯弱。


本来想在他生日那天发出来,却收到了寒潮除了我们学校全市放假的消息,呵呵呵呵呵呵。


连周末都不放直接连到期末考,呵呵呵呵呵呵呵。


嘛,总之,就是这样,请假装这是当天发的。


樱井先生,生日快乐❤


QAQ最喜欢你了

评论

热度(183)

  1. 澤君面包和鱼竿 转载了此文字